%e5%85%b1%e5%92%8c%e9%bb%a8%e5%85%a7%e6%9c%89%e8%a8%b1%e5%a4%9a%e5%a4%a7%e8%80%81%e7%ab%99%e5%87%ba%e4%be%86%ef%bc%8c%e5%b8%8c%e6%9c%9b%e8%83%bd%e6%93%8b%e4%bd%8f%e5%b7%9d%e6%99%ae%e7%8d%b2%e9%81%b8%e7%9a%84%e6%8f%90%e5%90%8d%e4%b9%8b%e8%b7%af%e3%80%82(photo_by_wikipedia)-1

不按牌理出牌 川普大勝政黨學教訓+難民問題棘手 加拿大、土耳其表態施援+人口老化嚴重 立生前遺囑有必要 (20160311 醒報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03/17 09:56 點閱 40124 次

主持人:林意玲
與談人:嚴震生
整理:謝宜帆、江岱蓉、林亭妤

一、不按牌理出牌 川普大勝政黨學教訓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現在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相互競逐總統大選之位,引起全世界關注。當然,美國是世界強國,她選總統,各界都關心,可是目前受到關注的不是選總統這件事,而是說話口無遮攔、不按牌理出牌的川普將有望得到共和黨內總統候選人的提名。

明明只是一個聲勢看漲的總統提名候選人,但因他將來很有可能會領導美國,卻讓各界都為之緊張。請問嚴老師,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為何會變成世界注目的議題?

【「自走砲」卻受青睞】
嚴震生:我認為這種現象發生在新興的民主國家,比如說希臘、俄羅斯,有這種比較民粹型的總統,可能會受到基層選民的喜歡,但並不一定有治國的能力,這樣的人只要會花言巧語,就可以用來騙選民。

然而美國是一個「老牌」的民主國家,按照道理來講,選民應該是最有經驗、最理性,能夠選出最適合他們的領導人。沒想到,在共和黨的初選當中,一個攻擊現行體制的候選人,竟然可以獲得年輕或是中間選民的青睞,並在共和黨內得票率一路領先其他候選人。共和黨內開始有許多大老站出來,希望能擋住川普獲選的提名之路。但是為時已晚。

眾人都沒料到,這樣一個「自走砲」應該很早就會被選民淘汰,卻始終沒被選民唾棄。

【川普說出選民心聲?】
這也就說明,為什麼美國的選民可以容忍這樣一個有這麼多爭議的候選人。是否因為選民對體制不滿到一個地步,所以願意來試試看這樣一個候選人?畢竟川普在批判體制,也說出了美國選民的心聲。

問:民主和民粹之間的距離非常微小。我們雖然高舉民主,高談「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可是最後的決定都是我們自己要承受的。所以,應該是說美國人民的想法讓全世界都跌破眼鏡吧!

嚴震生:確實如此。我在教書的時候,談到民主和民粹,我覺得民主可貴的地方在於不分階級貧富或是知識水準,每個人都是一票。這樣的情況,就是能讓執政者看到不同階層的需要。

從另一方面來講,這些企業界的老闆,他們不認同川普所說的話,甚至認為他的發言會危害美國的經濟;可是一般選民根本聽不進去,只要川普說的能符合他們的心聲就好,這也是選民希望兩黨高層能回應他們的需求。

可是,體制內的大老,包括他們中意的候選人傑布‧布希,都只著重在談政策。而現在美國選民根本沒有心情去聽這些政治人物說明細節,我覺得這和台灣民眾對於社會議題只看懶人包是沒有差別的。民眾只想知道執政者能不能解決問題,而不太關心政府怎麼解決問題。所以,這是一個民主的矛盾。

問:我看到嚴老師在報上寫的一篇文章,談到說在民主黨內有一個機制,可以防堵民粹型的候選人當選或是代表政黨。但共和黨就沒有這樣的防線,導致共和黨對川普這個現象束手無策。可以跟我們分析這篇文章的重點嗎?

嚴震生:這篇文章的重點就是,民主黨在1970年代的總統大選中,當時的麥高文代表民主黨,因為他反越戰,主張要從越南撤兵,讓年輕選民非常高興。畢竟不用去越南打戰,論誰都會感到歡喜。

【麥高文慘敗是例證】
加上,麥高文又提出一些比較極端的自由派思想,結果贏得初選,其他主流的候選人就一一中箭落馬。結果麥高文代表民主黨出來參選後,跟尼克森對抗,總共只贏得一個州,就是麻塞諸塞州,這裡大概是全美國最自由的洲,再加上華盛頓D.C,因為這邊黑人比較多,所以這次選舉人的票數差距真的是歷史上最大的。那這個經驗就讓民主黨覺得說,除了各州選出黨代表之外,他們還要設計出一個「超級黨代表」。

所謂的超級黨代表,就是美國所有聯邦參議員、眾議員和民主黨在各州的州長和過去執政的重量級政治人物,包括像柯林頓總統等,還有每個州選出的全國黨代表,這樣的組合應該就占了所有黨代表的15%,所以這些人就可以起一些關鍵性的作用。

如果今天候選人要贏得民主黨內的初選,他至少要有50%以上的得票率,否則就必須依靠超級黨代表才能通過。所以,這看起來就是一個可以有效阻擋比較極端候選人的機制。

那共和黨沒有這項機制,再加上它的初選制度前面是按照比例來分配,所以每個人都可以獲得一些黨代表。但是,從3月15日以後,大部分的黨代表就是贏者全拿,換句話說,在下個星期二,只要川普在佛羅里達州贏了0.1%,那麼所有黨代表的票都是他的;如果他在俄亥俄州也是如此的話,那66張黨代表也都是他的了。

【希拉蕊、川普出線大】
問:那就等於是大局底定了?

嚴震生:沒錯!可是我們看到民主黨,雖然目前桑德斯還落後希拉蕊很多,但是民主黨大部分是用比例代表制來分配,所以即使桑德斯落敗,他還是可以分到一些黨代表。或許他不能提名,但是他的政見,希拉蕊就必須要重視了!

問:所以下週二,我們還是要繼續關注美國總統大選的狀況,真的是可謂高潮迭起!

嚴震生:想必!共和黨一定很後悔為何不設一個安全閥。

二、難民問題棘手 加拿大、土耳其表態施援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歐盟召開難民危機高峰會。我們都知道,各國在處理難民事情上,都有不得已和痛苦,一方面是人道,一方面是自己國家的負荷問題,而且難民也造成很多社會問題,所以有關難民一事的確需要彼此達成共識。

這中間有個比較興奮的成果,加拿大豪氣加碼、願意收雙倍的難民,這倒是很少見的陣仗。歐盟和土耳其也達成難民接一送一共識,土耳其卻獅子大開口向歐盟要錢,請嚴老師請為我們分析。

【加拿大國際形象佳】
嚴震生:第一個,加拿大是因為選了一個新的政府,執政者杜魯多年輕帥氣,大家都認為他是加拿大的甘迺迪,當然自由派較具人道精神,加拿大是一個移民國家,台灣也有不少人移民到加拿大,甚至可以見到從韓國、印度、歐洲和非洲的移民。

如果今天到渥太華,你上小學讀書,以為白人同學都是加拿大人,錯!一大半是移民,包括像索馬利亞、伊索比亞,有很多不同地方的移民,加拿大還有很多大家沒聽過的,像義大利移民,所以加拿大收容移民很多,它現在做了一些調整,將減少所謂的經濟移民,增加難民的配額。

加拿大是地緣比較廣闊,人口與台灣相比差不多,三千多萬出頭,但是它願意接收高達30萬移民,非常難得,加拿大政府有這樣的人道精神,這就是它在國際間形象佳的原因。

包括我自己在美國教書時,我常常跟我的學生講,你們到歐洲去,你知道歐洲人不喜歡美國人,你們就說你們從北美加拿大附近來的,形象比較好一些。所以加拿大確實有這樣的傳統,有很多移民,從亞洲、非洲甚至拉丁美洲,都到了加拿大希望能夠找到一個家園。

問:為什麼加拿大有這樣的寬容度來安置或說讓他們找到新生活?

【福利優吸引年輕移民】
嚴震生:因為加拿大是一個福利國家,它的稅很重,我在美國讀書時,我們常常開玩笑在講,加拿大的年輕人都想到美國來,因為相較而言美國的稅輕,美國的老年人很想到加拿大,因為加拿大的老人福利比美國好,所以加拿大今天願意吸收移民就表示說,今天這些年輕移民進來以後,是工作的主流,未來可以提供更多的社會福利給老年人口。

這樣加拿大才可以維持福利國家,因為加拿大稅是高的,但這個政府不像台灣會逃稅得那麼嚴重,賦稅大家也願意付,因為知道政府有社會福利、有在做老人照顧,而加拿大年輕人會覺得稅重,所以才會跑到美國,但是同樣的,難民寧可付重一點的稅,至少找到一個可以安家立命的地方,而且加拿大真的環境是不錯的。

問:現在全世界也關注土耳其,竟然跟歐盟獅子大開口,要30億歐元來援助,這也是滿大一筆數字,那怎麼辦?

【土國開條件換加入歐盟】
嚴震生:歐盟認為,大部分的難民都是從土耳其進入希臘,然後經過巴爾幹半島到歐洲,所以土耳其是第一道防線,如果土耳其能多花些時間,阻擋難民或是收容,在一些政策做調整,就可以減緩歐盟收容這麼多外來人口,去年一年就有超過100萬敘利亞難民湧入歐洲,光是今年至今兩個月也有14萬人,看起來是滿多的。

如果今天可以用錢解決問題,歐盟會願意,但我不知道土耳其是否故意將難民做為籌碼。再來,土耳其利用難民議題跟歐盟談判,就是希望早點加入歐盟,土耳其為此已經等了30年。

問:為什麼不讓土耳其加入?

嚴震生:第一,土耳其相對於其它歐洲國家比較沒那麼民主,第二,最大原因是土耳其是穆斯林國家,歐盟到現在為止,有基督教、天主教和東正教,但就沒有國家是以穆斯林為主的,即使像波士尼亞,穆斯林占多數,但它還沒進入,它才剛從戰爭的陰影出來,當年希臘可以進去,但它現在表現不好,希臘進去就不希望土耳其加入,因為這兩個國家是世仇。

土耳其等了那麼久,一直想做些調整開放,盡量符合歐盟的需求,結果沒想到連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這些前共產國家都進去了,土耳其還被擋在門外。如果土耳其進去,以它的人口增長速度,過幾年就超過德國成為歐盟第一大國,所以歐盟會緊張,德國現在8100萬人,土耳其穆斯林國家比較多,德國若不再靠難民進來,很快土耳其就會超過它。

【土耳其將成歐第1大國】
土耳其做為歐洲第一大國,進入歐盟後,它的投票比重、代表性就會增多,歐盟要做整個調整,我相信歐盟到現在為止,還是怕土耳其,但這一次土耳其把難民當一個議題,就是要交換條件。

問:那土耳其要30億元歐盟會同意吧?

嚴震生:當然會!歐盟也希望說如果土耳其幫忙協助遣返,或多收一個難民,所以醒報這篇文章介紹這叫做一對一,就是難民接一送一,歐盟和土耳其已達成共識,歐盟也不希望讓原本還能產生共識的難民議題使歐盟國家因此而分裂,所以我覺得他們正不斷地在磨合中。

問:我想難民的問題,說起來很輕鬆,但事實上這是一個非常非常複雜,跨國、跨種族還有經濟各方面的一個重要議題,未來還要繼續注意,雖然對台灣來說是有點遙遠,但在歐洲來講是非常切身的。

三、人口老化嚴重 立生前遺囑有必要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日本政府公布了一個全國人口普查的初步數據,發現日本的總人口第一次下滑,這是日本從1920年來第一次出現了負成長。老化很快、高齡化跟少子化,我們看看日本也來想自己,其實有很多的感慨。請嚴老師分析一下。

嚴震生:年齡老化大概是所有已開發國家的一個大問題。但是美國有些例外,因為美國不斷接受移民。所以美國為什麼到現在為止經濟都還可以,是因為它的平均年齡沒有增加的那麼快。

至於歐洲國家,德國前陣子梅克爾說接受移民,這對德國有好處,法國等其他國家也老早就看到這個問題,也在鼓勵移民。亞洲地區我們雖然起步很慢,包括日本、韓國跟台灣,但是一旦我們的經濟起飛之後,慢慢大家就會自動減少生孩子。

【台灣與日本類似】
我相信主持人一定也記得我們成長的年代,那時候政府怕我們生太多孩子,起先是推出「三三制」,那時候台灣平均一人生3.6個孩子,政府希望每個家庭不要生超過3個孩子,每隔3年生一個孩子。不久後,又推出新口號「兩個孩子恰恰好,男孩女孩一樣好」。這個政策的推動,其實遠不如實際的經濟狀況。

當中產階級有錢之後,他們希望看到的是孩子能夠有更好的教育,所以他們不覺得需要生那麼多。第二個和醫療改善有關係,以前生的多是因為總是有1、2個會夭折,他們也希望老年的時候有一個生活保障,所以希望有多一點孩子。那現在慢慢發現其實工業社會這個都不太可能,所以日本跟我們的情況非常類似。

日本老早就是高齡化社會,再加上他們對移民非常排斥,日本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代表,沒有外面的人,你想到日本人就是日本人,不像到了美國會覺得,哇!好多不同種族的人,甚至到了東南亞像新加坡,有華人、馬來人、印尼人、印度人等。

【中國大陸人口也減少】
日本是同質性最高的,這樣一個國家,因為不吸收移民,自己又不願意生,之後女性的地位提高,所以老年化是必然的。不過日本跟台灣戰後一樣,很多的年輕人口增加,這些人有生孩子多一點,越生越少還沒有感覺到人口會減少,直到現在終於發生負成長。

台灣會發生,中國大陸一胎化以後也會發生,人口會逐步減少,日本是第一個我們看到的實際例子,這是慢慢會面臨的問題。

問:這一次的老化牽涉到高齡的問題,首先在日本,竟然沒有生前遺囑這樣的法律條文,其次,安樂死或是自然死亡,好像也沒有很明確的法律規定可以停止對病人的積極治療。這牽涉到日本整個民族性,他們認為照顧老人是家屬的義務,不能隨便拋棄。記得之前看過一部電影內容叫「楢山節考」,一個老人自己跑到山上尋死,不想造成家人的負擔。

嚴震生:安樂死這個概念,荷蘭有通過,但在美國很有爭議。因為安樂死有時候會讓醫生來扮演上帝,醫生不忍看病人受苦,便決定你是否活下去,這是很多人的爭議。

【安樂死爭議大】
有人覺得醫生這樣是慈悲為懷的,也有人覺得人生命在上帝的掌握之中,凡人沒有辦法決定。不過我覺得自然死亡這件事情是比較可以公開討論的,就是不要積極治療。前兩天我聽到一個新聞,在過去大概只有1萬多人願意簽這樣的志願卡,現在台灣已經高達26萬人。

蠻多的,大家覺得說我何必再去浪費醫療資源,我痛苦,我的親屬也痛苦。日本遲早也要面對自然死亡這個議題。日本現在65歲以上的人口佔27%,非常的高,歐洲國家最多也只有20%,人老了以後勢必使用更多的醫療資源,日本總有一天會面對這件事。

不接受繼續治療,剛開始家屬簽的都是不接受侵入性治療,包括拔管之類的。現在是連服藥、洗腎都不用了,就是自然的死去。所以我覺得美國開始接受自然死亡是很大的突破,因為不治療,直接的面對死亡。

問:很多人都希望有尊嚴的死,政府也都希望民眾立生前遺囑,這麼做將來可以減少政府的財政負擔。我上周跟我先生去台大醫院,看到很多老人家,我想說:「哎呀,這個地方將是我們大部分人最後的歸屬。」

【重新定義老年年紀】
嚴震生:台灣老齡化、少子化對未來年輕人的負擔加重。大陸一胎化政策,以後小孩要奉養父母2人、爺爺奶奶4人,壓力會很大。所以今天既然老年人可以活的那麼長,是不是可以不用那麼早退休?讓我們重新把老年人的年紀定義一下。美國人過去的社會安全是62歲,現在是65歲,很多退休年齡都延後,可減少年輕人的負擔。

問:剛剛嚴老師講的還有一個重點,如果老年人他還有工作,說不定可以減緩他的衰老。至少還有事做,總比獃在家沒鬥志的好。

嚴震生:對!沒錯。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