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a5%a7%e6%96%af%e5%8d%a1%e8%b7%9f%e5%8f%b0%e7%81%a3%e7%9a%84%e9%87%91%e9%a6%ac%e7%8d%8e%e4%b8%80%e6%a8%a3%ef%bc%8c%e9%a6%96%e5%85%88%e9%83%bd%e6%98%af%e9%a0%92%e7%99%bc%e7%94%b7%e5%a5%b3%e9%85%8d%e8%a7%92%e5%90%845%e4%bd%8d%e5%85%a5%e5%9c%8d%e8%80%85%ef%bc%8c%e6%9c%80%e5%be%8c%e6%89%8d%e9%a0%92%e7%99%bc%e7%94%b7%e5%a5%b3%e4%b8%bb%e8%a7%92%e3%80%82(photo_by_the_academy_%e7%b2%89%e7%b5%b2%e9%a0%81)-1

台灣反恐不足 尤須注意校園安全+川普怪咖支持度高 美國民主怎麼了?+奧斯卡名單白帥帥 商業導向惹的禍?(20160124 醒報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01/25 12:27 點閱 40530 次

主持人:林意玲
與談人:嚴震生
整 理:邱益菊、許瑋哲、蔡婉蘋

一、台灣反恐不足 尤須注意校園安全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近期國際上恐攻事件簡直是遍地開花,從去年發生法國恐攻以後,印尼、布吉納法索、巴基斯坦也陸陸續續發生恐攻,令人擔心的是,過去恐攻都發生在比較特定的地點,而現在各洲都有狀況,IS已承認是他們的作為,台灣也繃緊神經戒備,連出國安檢都要花超過3個小時,嚴老師您怎麼看這些事件?

嚴震生:自從去年發生巴黎恐攻之後,台灣人會覺得到歐洲旅遊比較危險,去東南亞比較理想,但今年年初,印尼也發生恐攻,與巴黎的恐攻類似,而且好幾個地點同時發生,死亡數8人看似不多,但也確實造成人們的緊張。

可以看出這些恐攻地點與外國觀光客聚集的地方有關係,過去恐攻常發生在峇里島,這次卻在首都雅加達,讓大家非常驚訝,IS也承認是他們所為。大家能理解巴黎發生恐攻是針對歐洲國家,但印尼同樣是穆斯林國家,甚至同屬於遜尼派,是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地方,仍然遭受攻擊,讓大家難以預測下一次恐攻會發生在哪裡?

同樣屬於穆斯林國家布吉納法索,去年也受馬利恐怖分子的攻擊,但過去這是我們認為不會遭受攻擊的地區,去年我去布吉納法索觀看總統大選,也住在發生攻擊的這個飯店與咖啡館,當時整個安檢都比較嚴謹,選後相對較鬆,而今年被攻擊的地方就是外國人較多的觀光區和旅館,造成20人死亡,100多個人質被俘,最終靠美國、法國的幫忙,警方才攻堅成功。

在撒哈拉南緣一帶的馬利、尼日、布吉納法索也都不安全,想不到這些從來沒有發生過恐攻的地方也遭殃了。

巴基斯坦則是過去長期與美國配合,賓拉登的情資可能是由巴基斯坦提供,加上他們打擊阿富汗的神學士,因此也成為恐怖攻擊的目標。

【台灣反恐準備不足】
現在東南亞、南亞到西非都非常不安定,台灣要繃緊神經,因為現在來台灣的觀光客一年有1000萬人,觀光客聚集的地方很有可能成為恐怖攻擊的目標,如墾丁因為外國人很多,尤其是西方人,冬天的時候特別密集,一定要加強戒備。

而美國在台協會、總統府等地標都有潛在的危險,我們現在要特別注意遊客多的地方,像泰國恐攻是以中國遊客為對象,而台灣的陸客非常多,每年有400多萬人,會不會也成為疆獨份子或是伊斯蘭極端份子的攻擊對象?這些都要納入考量。

目前我們的戒備很弱,因為台灣人相信大家都很喜歡台灣,沒有人會攻擊我們,但以布吉納法索為例,他們也沒得罪任何人,但恐攻的對象如果是外國人,我們也可能會受池魚之殃。

【注意校園恐攻】
問:但恐攻還算容易辨識吧?在台灣其實穆斯林人口很少。

嚴震生:但我們會碰到的是已經「激化」的穆斯林,印尼、馬來西亞等國都是這樣。但英、法的穆斯林還是有一點中東背景,在東南亞的則比較少,跟我們也比較類似,台灣有很多中東、東南亞的交換生與留學生,這是要考量的點。

例如巴基斯坦與前年肯亞的恐怖攻擊都是在大學裡發生,造成很多學生死傷,大學被迫關閉。巴基斯坦西北部的巴夏汗大學有21人死亡、50多人受傷。  

同樣的,我們也擔心也有不少外國學生,都有可能變成恐攻對象或是恐怖份子。我們有東南亞來的學生,有可能會有恐怖份子趁機混入,更重要的是我們有許多外國學生可能會成為恐攻的對象,這是各個學校必須要注意的。

問:其實也不知道怎麼去防止恐攻,根本防不勝防吧?

嚴震生:的確很難防止,但我必須提到一點,發生在國外的恐怖攻擊對台灣還是有傷害,2001年美國911事件之後,布希總統就調整政策,開始跟中國合作,在發生了這麼多恐攻之後,中國的角色變重要了,值得觀察的一點是,台灣受美國重視度可能會相對降低。

二、川普怪咖支持度高 美國民主怎麼了?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台灣剛結束總統大選,美國的總統大選才正要如火如荼的展開,近期最熱門的就是地產大亨川普,像他這樣的怪咖,竟然在美國這個世界強國受到如此高的支持,滿口胡言卻聲名大噪。另外頗具爭議的茶黨領袖裴琳最近也很熱門,因為她竟然出面表態支持川普,請嚴老師分析一下,美國這個社會究竟是不是民主過了頭?

【爭議人物川普民調高】
嚴震生:川普這個人已經讓專門在研究美國政治的學者們跌破眼鏡、嚇得滿地找碎片了,因為他是個口無遮攔、充滿男性沙文主義、強烈美國愛國主義,對其他弱勢團體完全沒同理心的傲慢企業家,在參選後竟然得到很多民眾的支持,竟還能一路領先共和黨的初選。

兩個禮拜後,總統大選的黨團會議將在愛荷華州舉行,之後會到新罕布夏州進行初選,但目前在這兩個地區,川普的名調都還是維持在前兩名,所以大家擔心,會不會往後都擋不住川普的高人氣。因為這兩個州非常重要,若贏得這兩個州,候選人的氣勢就會大增,後續捐款也會增加,若掉落到第5名後,就可能被迫退選。

但剛剛主持人也提到,一開始大家都以為川普只是個自走砲,到處亂放砲,但現在再加上同樣也是自走炮的裴琳。記得2008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雖然我們當時也認為共和黨的候選人麥肯很難贏過歐巴馬,但他的副手候選人裴琳一點加分的效果也沒有,只有絕對的減分。

不過裴琳也不是沒有實力,她曾經在選阿拉斯加州州長時,擊敗前美國阿拉斯加州的州長穆考斯基,穆考斯基當時從參議員轉任州長時,就委任自己的女兒接任他參議員的位置,結果惹來反彈,後來在與裴琳競選州長初選時,輸給了她,可見裴琳也不是泛泛之輩。

【裴琳出面表態支持】
大家可以注意裴琳在當州長前的最高職務,不過是一個教育委員,連參議員也沒做過,就能突出選上州長,代表她有一定的政治魅力。但她後來在參選副總統時卻時常鬧出笑話,如「非洲大陸是一個國家」,後來有人指責她沒國際觀,結果她竟然回說,「不會呀,我在阿拉斯加州就可以看到俄羅斯。」

大家都擔心,她此刻出面挺川普,萬一川普真的登上共和黨的總統參選人,找裴琳來搭檔參選的話,那希拉蕊不就是躺著選了,根本是不用出去競選就可以贏,因為大家怎麼可能會選這麼偏激的候選人呢!

但我還是有點擔心川普會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跌破我們的眼鏡,美國如此民主的一個國家,怎麼會接受川普的誇張言論呢?我想這就代表他的言論還是打動了一些美國人,譬如對移民的仇視、對某些種族的歧視,可能從川普口中說出後,反而讓許多選民覺得很舒服,所以支持度會這麼高。

問:所以美國內部還是存在著一些種族歧視,包括對女性的歧視等等?

【無法抹去的歧視】
嚴震生:對!例如我們看約翰韋恩在西部牛仔電影裡頭,時不時有強吻女性或賞對方耳光的畫面,我想這個觀念應該還是存在著,不過令我意外的是,共和黨一向是很重視家庭價值,怎麼會挑一個完全不重視家庭價值的川普?所以看起來共和黨內還是有各種不同的派系,有些在乎家庭價值,有些在乎經濟政策,但川普究竟為何得到這麼高的支持,我真是無法解釋。

問:這種現象其實在台灣也有,台北市長柯文哲就是一個好例子?

嚴震生:對!就像我們覺得柯文哲講話講得不清不楚,但是年輕人覺得我們講話就是這樣,並不一定要中規中矩。包括現在的體育節目,都會找一些素人來轉播,但是收視率也滿高的,這可能是一種新的現象,大家會找與自己相近的人來支持。

那川普是否真的引起這些人的共鳴?我想是有可能,但你看川普在批評穆斯林後,引發英國國會決議要不要讓他入境的情況,即可知公理是始終存在的。

主持人:美國現在的局面,會給人一種看笑話的感覺,之後我們也可以觀察別的國家如何看待川普這位候選人。謝謝嚴老師的分析。

三、奧斯卡名單白帥帥 商業導向惹的禍?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這一次奧斯卡的提名太「白」了,引起很多黑人演藝人員的杯葛和抗議。在美國,種族是很重大的議題,黑人都說:「難道我們不會演戲嗎?為什麼連提名清一色的都是白膚色演員?」其實黑人不是沒有得過影帝、影后,只是這一次奧斯卡提名20個男女主角、男女配角,全都是白人演員的天下,黑人連入圍的機會都沒有,嚴老師,您怎麼看?

嚴震生:我不曉得各位看不看奧斯卡頒獎典禮?奧斯卡跟台灣的金馬獎一樣,首先都是頒發男女配角各5位入圍者,最後才頒發男女主角,也是各5人,所有演員獎加起來,一共20人。去年就已經清一色都是白人,今年又是如此,所以大家會問:難道沒有別的族群在演戲嗎?有沒有得獎是一回事,連提名都沒有,又怎麼可能會得獎?

【少數族裔難得提名】
其實,從10、20年代奧斯卡成立開始,這麼多年來,也有黑人獲配角提名,首次獲得主角獎項的黑人,就是以電影《吾愛吾師》、《誰來晚餐》等聞名於世的薛尼.鮑迪,他曾在1960年代憑《原野百合花》一片得到了最佳男主角。

但是此後要到2000年才又看到丹佐.華盛頓成為奧斯卡影帝。我們看丹佐.華盛頓的電影看得太多了,他因《光榮戰役》、《捍衛正義》、《震撼教育》等片多次被提名男主角或男配角,另外《費城故事》、《人骨拼圖》等片也非常知名。

看丹佐.華盛頓演戲,你不會感覺是一個黑人在演戲,你會覺得他就是一個美國人,意思是這部戲的主角,若換另一個白人來演好像也沒有問題,我覺得這個才是我們要討論的重點。

一部戲,剛好是黑人的角色,當然就讓黑人演。舉例來說,如果要拍攝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傳記電影,那當然得找黑人來演。但是有些角色並沒有定義要由黑人或白人演出,如果黑人沒辦法取得這種好一點的角色,當然就不會被提名,也沒辦法進軍奧斯卡獎。

【商業利潤大於人權平等】
好萊塢是以創造利潤為目的,自然會針對白人佔多數的觀眾來製作電影,白人族群是他們想吸引的主客群。由於這種市場考量,就比較不會找少數族裔來演戲,包括亞裔在內。

大家可以看得出來,亞裔在電影、電視上很難會是主角,即使是配角,也是與演員的族裔背景有關,並不是所謂的「Color Blind」,也就是不看顏色,只看演技的角色。

亞裔在美國的電影中,多半還是科學家、醫生這樣的角色,而不是演普通的上班族,或是著墨於該角色的家庭發生了什麼事情等等,這才是我們比較關心的。

史派克.李一向會出席紐約尼克隊的主場,因為這次的奧斯卡種族問題一事,他就宣布再也不出席尼克隊的主場球賽,這就產生了一些杯葛,希望能引起美國人對此事的關注。

問:多年來有人研究出,奧斯卡來自於美國演藝學院,只對歐洲和白人的題材有興趣,這可能正與嚴老師所說的不謀而合,是跟觀眾的結構有關,久而久之,大家就覺得喜歡看白人演戲,不喜歡看黑人演戲,除非是以黑人為主的影片。

所以這次的爭議感覺有點「非戰之罪」,整體來講,第一是考量到商業導向;第二,評審們的興趣都偏向白人和歐洲人的故事。奧斯卡的提名早就為人詬病多年,外國人也罵奧斯卡是美國價值觀的呈現,最招惹罵名的就是奧斯卡只對幾種特定題材有興趣。

嚴震生:美國的好萊塢,講起來是自由派大本營,重視多元價值、會去支持歐巴馬民主黨的立場,所以更顯諷刺。平常對外講的都是多元價值、要照顧少數族裔,可是為什麼製作出來的電影中鮮有這樣的人?

【須破除族裔刻板印象】
不只如此,很多人大概都聽說過,好萊塢的電影明星都想演李安的電影,因為那種角色會有發揮空間,就有得獎的機會。但是,如果配到的角色,只是一些武打、警匪槍戰的電影,沒辦法發揮演技,那當然不可能被提名,這是角色挑選的重要性。

那為什麼沒有一些能夠讓這些演員可以發揮演技的劇本?我覺得這是現在黑人、西班牙裔或者亞裔演員都希望看到的改變,就是美國的主流電視、電影,慢慢的不再以族群收視導向來製作,而是創造出「誰演都行」的角色,能夠因為角色好、演技好而得獎,任何族裔都可以來演,我覺得這個比較重要。

好萊塢作為一個民主自由派的大本營,必須基於這種立場帶頭做榜樣。在拍戲的時候,可考慮某些角色固定給一些少數族群來演,雖然這不符合美國強調的自由市場,但是如果不這麼做,可能會對美國的族群融合有一些衝擊。

問:謝謝嚴老師的說明。剛剛提到一個重點,美國好萊塢一向自居為多元自由派的主張者,將問題追到源頭,就不是演員的問題,而是劇本、製作,還有整個理念的問題,因為演員是整個電影工業的最末端。

如果能夠有機會推廣這些多元的價值、各種少數的民族,有機會設計他們的劇本,有他們的製片,才能夠讓美國的市場成為真正包容多元種族的融爐,應該這才是重點吧?

嚴震生:確實!我認為將來會有這些機會,只要製片商或電影公司,能夠考量社會企業的責任,包括實現種族平等、兩性平等,我覺得這些都是可以做的。

現今美國的亞裔、拉丁裔等等少數族裔,都希望能夠在好萊塢這個舞台發光發熱,所以如果多一些脫離刻板印象的角色,譬如亞裔的女明星,不再是在中國城裡穿著旗袍的刻板扮相,這是相當重要的。

另外,面對死亡、癌症等等題材的角色,例如描述阿茲海默症女性的故事,前陣子才剛得獎,女主角換個亞裔演員其實並沒有分別。不必挑族群的角色,才是大家需要的。

主持人:非常謝謝嚴老師的說明。


可用鍵盤操作